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文学天地 > 散文:堤坝上那飘着清香的绿豆茶(刘辉)

散文:堤坝上那飘着清香的绿豆茶(刘辉)

发布:2017-08-08 15:54 来源:未知 浏览:次www.20071.com
 
        现在的中国军人,他们坚守保卫国家安全,坚决服从命令,置生死于度外,誓死保卫国家和集体的利益。他们刚强、坚毅、服从,他们是正义的化身,是力量的象征。但是在实际遇到的他们,也有人间冷暖,有爱有恨,又哭又笑,有情有义。
       世界最恐怖、最凶残、最没人性的,日本军人可谓“当仁不让”。母亲小时候是在寿县长大的,寿县对她最深刻的印象,就是县城的日本军人对伤残同伴的无情。当时,抗战已经进入最艰难时期。在共产党抗日的感召下,一向实行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国民党,也开始积极响应国共合作。在一致对外的打击下,日本军人也是伤残累累。城墙上,残阳如血。为减轻辎重和负担,城墙大批断胳膊断腿的伤员被扔进用木柴堆积的火葬场里烧死。眼看自己的生命即将被同伴扔进火海里燃烧,他们对同伴对长官求饶,可是还要被无情地扔进火堆里。看到没有生存的希望,绝望的日本伤员,一边嘟噜“上西天喽,回国喽”,一边唱着日本的哀歌,被同伴抬进燃烧的火堆里。也有激烈抗争的伤员,不服从长官剥夺自己生命的安排。当然,结局就是挨长官的一颗子弹,然后在仍到火堆里。瞬间,熊熊烈火肆虐疯狂,火堆里发出惨绝人寰的哭喊和嘶鸣。后来,寿县老人一旦要说自己即将入土了,就会说“过几天,就要上西天了,就要回国喽”。这种说话,寿县和凤台附近地区至今还在沿用。
       父亲是读书人,说读书人就是小时候,读过私塾。一手漂亮的书法和文章,让父亲在那个年代很吃香。血气方刚的父亲,听说到处都在打仗,都在解放。就约村里三个发小,一起出去寻找解放军军队。躲过国军的第九次的层层布防和盘查,三人忽然听到枪炮声,大批灾民向这边奔跑躲避。三人一路狂跑,在风雨交加的夜晚,一下子误投到国军地盘。这下子,几个醉醺醺的国军把他们当作壮丁一样,充实到自己的队伍里去。溃败的国军和解放军打仗不行,到村庄就烧杀抢掠。这些散兵游勇,见到妇人就淫,见到家禽就逮,见到钱财就抢。这些残兵败将战场上装孬,对自己百姓没有人性,父亲和两个发小看不惯,商量逃跑,再投奔解放区。当晚请值班巡逻喝酒,趁他们晕晕乎乎的,几个人拔腿就跑,一路狂奔。虽然没有找到解放军,但是后来在给1948年进城的解放军帮忙时候,父亲以一手漂亮的书法和文书,被解放军连长看中。父亲后来,又把两位发小也带进了军队。但是,父亲这个历史却成为他被批判为右派的证据。当初的发小后来已经是巢湖县委书记。但是,向革委会举报父亲的,却是发小那个红卫兵的儿子。后来,两位老人见面,一壶浊酒,谈及往事,感慨万千。
       98年洪涝灾害,江淮流域险情不断。大桥西侧,以前是护城河,后来被全部填满,成为居住区。但是,就是这一段由于基础薄弱,差点把凤台县城淹没。我家当时在靠近淮河的堤坝下边居住,每天的房屋地板下面,堤坝高位水压穿过堤坝,犹如喷泉。凤台化肥厂负责这段堤坝的防汛工作,懒散惯了的单位,显然没有意识到灾情的危害。一个星期,堤坝防汛还是慢腾腾的,进度极度缓慢。一周刚过,一个早晨,一辆军车满载一队军人。附近居民都出来,看看和平时期见不到的人民子弟兵的光辉形象。端正的军姿,快速的小跑,整齐的绿色军装,都让我们肃然起敬。“这谁家房子,影响防汛工作,赶紧拆掉”,凤台当时的武装部长,一头悬顶,双手掐腰,挺着圆嘟嘟的肚子,一副领导气派。顿时,来一帮武装部的人要动手拆我们家的房子。一家老小,全住在这间破房子里,拆了可咋办?母亲一再祈求,丝毫得不到那位武装部长的怜悯和同情。那位连长看不过去了,跑过来对那位官老爷说:“我们来处理,你们就别过问了”。三个小时的功夫,两位军人硬是用铁锹挖土,在跑房子四周拍出齐齐整整的空间。破房子不仅没有拆掉,周围还整理的整整齐齐。一周连天加夜的时间,解放军全部用简单的工具,增高堤坝的高度和厚度。堤坝的四周,用铁锹拍的整整齐齐。堤坝表面整齐划一,斜坡还留有宽宽的人行道。
       长时间、高强度的施工,让很多军人双脚和手掌磨出血泡,他们因为来的匆忙,只能自我简单处理。没有茶水和食物等后勤供应,有的士兵实在口渴,就偷偷到河边灌一壶喝水喝。被连长和指导员看到,就要被训斥。他们主要担心喝水喝坏肚子,影响堤坝施工进度和士兵的健康。干渴、疲劳、突击、炎热,蚊虫叮咬,条件异常简陋。就是这样情况,军人们没有一个跑到居民家讨水喝,这是多么严厉的军纪和作风。一位才20岁的小战士,因为偷灌河水,被指导员训斥一通,在堤坝上罚站。母亲看在眼里,没有说话,周围的居民也看在眼里,默不作声。没想到的是,母亲把家里做生意用的大铁锅端出来,熬了满满一锅绿豆汤。母亲把凉透了的汤盛到大保温桶里,才洗脱右派帽子的父亲带着哥哥,抬到堤坝上。那一瞬间,所有的军人都默默看着,有的军人带着感动。那时候,我感觉那是一锅飘着清香的绿豆汤,飘满来了整个堤坝。在父亲一再劝说下,连长才同意士兵们拿出自己的茶缸。一人一缸,满满的,溢出的是军民之间的鱼水情。那位小战士一边端着茶缸,一边真情地对母亲说:“您真像我的妈妈”,一句话,让严肃的指导员,都背过脸去擦拭湿润的眼睛。第二天,第三天......周围的邻居们都行动起来,陆陆续续从自家厨房端出一盆盆凉凉的、甜甜的茶水。
       堤坝修护期间,整个堤坝上,都飘着凉凉的、甜丝丝的,带着清香的绿豆茶。后来,我把这段抹不去的记忆,以散文《母爱芬芳》方式,记录那段温馨的岁月。父亲从军也是机缘巧合,时间短暂,但是他始终引以为傲。从小到大,母亲则言传身教,引导她的子女做一个像曾经当过短期军人父亲那样的人,如今她做到了。而我们做子女的也将传承衣钵,用爱对待那些需要帮助和帮助过自己的人。
 
 20056.com